<em id="bznvj"></em>

<dl id="bznvj"></dl>
<em id="bznvj"></em><rp id="bznvj"></rp>

    <sub id="bznvj"><i id="bznvj"><ol id="bznvj"></ol></i></sub><track id="bznvj"></track>

      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小說 > sci謎案集小說 > SCI謎案集第四部 > 地獄歸來的兇手17 大的突破

      地獄歸來的兇手17 大的突破

      &&&&

      &&&&白玉堂驅車,按照蔣平提供的地址,載著眾人去尋找那個方友,也就是目前為止,最有可能是f的人。

      &&&&趙虎和馬漢開車跟著白玉堂的車,展昭這次沒有坐在白玉堂身邊,而是坐在后座。

      &&&&后座上,陳宓坐著,看著正打量自己的展昭,微微挑眉,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      &&&&展昭摸著下巴,道,“想知道一些細節。”

      &&&&“細節?”陳宓微微不解。

      &&&&“你小時候見過方友,也跟你爸爸接觸過……所以你可能有一些關于f的記憶,只是你自己沒有注意。”展昭道。

      &&&&陳宓點了點頭,“于是你想催眠我幫我想起來?”

      &&&&“你愿意配合?”展昭反問。

      &&&&“催眠幫助恢復記憶是很常見的事情,我當時太小,很可能的確是忘記了一些事情。”陳宓無所謂地一聳肩,“以你的專業能力和地位我沒什么需要擔心的。”

      &&&&展昭滿意點頭,“于是,請放松。”

      &&&&陳秘密下意識地看了看開車的白玉堂,問,“這么問……對他沒影響么?”

      &&&&展昭“嘖嘖”兩聲,一臉嫌棄地搖頭,“放心,他是野生動物,不受影響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無奈地看了后視鏡一眼。

      &&&&陳宓于是很配合地放松,靠在后座,“你問吧。”

      &&&&展昭看了看時間,“我需要深層催眠你。”

      &&&&陳宓看著展昭,那意思——深淺有什么區別?

      &&&&展昭道,“簡單說,我并不想影響你的生活或者讓你產生任何不良的情緒。”

      &&&&陳宓聽懂了話但是沒理解其中含義,所以接著看展昭。

      &&&&“不管怎么樣。”展昭道,“你目前的狀態是有疼愛的親人,合適的工作,一切都上了正軌的感覺,還有個癡漢大明星在暗戀你……但是你的親生父母畢竟比較特殊,所以小時候的記憶,也許有一些是你根本不想記得的。所以我的專業建議是——如果你不是特別想了解你的父母的話,我會盡量做得不留痕跡。”

      &&&&陳宓盯著展昭看了一會兒,問,“也就是,你催眠我之后,問出你想問的,然后再弄醒我,而我根本不會記得我自己想起來了什么或者告訴了你什么,對不對?”

      &&&&展昭一打響指,點頭,“理解能力very good!”

      &&&&白玉堂邊開車,邊笑著搖頭。

      &&&&陳宓覺得有些神奇,“這都能做到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,隨后小聲說,“但是包局是禁止的。”

      &&&&陳宓笑了笑,一挑眉,“我倒是覺得這法子不錯。”

      &&&&“那么……”展昭坐好,“我們開始。”

      &&&&陳宓點頭,隨后,展昭對他進行了大概五分鐘左右的深度催眠,之后,陳宓就進入了類似熟睡的狀態。

      &&&&展昭開始問問題。

      &&&&陳宓再醒來的時候,感覺自己只是閉了一下眼睛。

      &&&&可此時,白玉堂的車子已經停在了一個小區門口,展昭就坐在他身邊,微微皺著眉頭,看著他。

      &&&&此時車子里就只有他和展昭兩個人,白玉堂沒在,一旁停著趙虎馬漢他們之前開的那輛吉普車,人也不在。

      &&&&陳宓下意識地抬手看了看手表,隨后張大了嘴——竟然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。

      &&&&“難怪我有些口渴。”陳宓坐起來,展昭遞了一瓶礦泉水給他。

      &&&&陳宓喝了一口,看展昭,“看你的表情好像是問出了什么。”

      &&&&“很多。”展昭點了點頭,隨后,猶豫了一下。

      &&&&“怎么?”陳宓問,他突然有些后悔做深度催眠,這下反而害自己很好奇。

      &&&&另外,陳宓也覺得有些可怕,這種催眠除了時間的流逝之外,被催眠的個體根本察覺不出任何異樣!換言之,任何一個人都不能肯定地說,自己沒被催眠過。

      &&&&“我查到了兩件事情……”展昭看了陳宓一會兒,道,“恐怕沒法不改變你的生活了。”

      &&&&陳宓則是不解地看著展昭。

      &&&&“第一就是……”展昭道,“方友并不是那個f,但他跟f 有關系,也許是我們的方向錯了,又也許是找到f的一條途徑。”

      &&&&“于是……”陳宓有些不解,“對我的生活貌似沒什么影響……白玉堂他們呢?”

      &&&&展昭指了指外邊,讓陳宓看。

      &&&&陳宓順著展昭手指的方向望車窗外,就見不遠處站了不少人,sci的人差不多都來了,還有黃線和警察,犯罪現場的感覺。

      &&&&陳宓揉了揉眉心,“我不是昏迷了一天又一個小時吧。”

      &&&&“只有一個小時。”展昭笑了笑。

      &&&&“然后呢?”陳宓問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    &&&&“玉堂他們在方友的家里找到了一具尸體,公孫正在分析。”展昭道。

      &&&&“死的是方友么?“陳宓問。

      &&&&展昭搖搖頭,“不確定。“

      &&&&“和相片上不一樣?”陳宓好奇。

      &&&&“不是一樣不一樣的問題。”展昭回答,“尸體已經風干了,看著像是死了好幾年。”

      &&&&陳宓皺眉,“那前兩天找小瑜簽名的是誰?”

      &&&&“一切都有待調查。”展昭回答。

      &&&&陳宓看了展昭一會兒,問,“你說兩個事情……一個事情是關于案件的話,那么另一個就是你說的會影響我生活的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了點頭,“你想不想聽?”

      &&&&陳宓猶豫了一會兒,“你覺得呢?”

      &&&&“我不說的話你可能以后會恨我。”展昭道。

      &&&&陳宓一驚,“這么嚴重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了點頭,“但是說出來結果怎么樣我不敢確定。”

      &&&&陳宓身為原本的爆破組組長,自認有鋼鐵一般的神經,但是展昭不是個危言聳聽的人,這有些嚇到他了,于是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,道,“你說吧。”

      &&&&展昭要開口,陳宓提醒,“盡量溫和一點不要刺激我。”

      &&&&展昭讓他逗樂了,搖了搖頭,道,“那就循序漸進地來,之前陳爺爺并不知道你的存在,你是你爸爸在外面的女人生的,所以你和陳瑜是同父異母的兄妹,是么?”

      &&&&陳宓點點頭。

      &&&&“可是我搜尋你的記憶,還有記憶里你爸爸說過的一些話……我確定你和陳宓其實是親兄妹。”展昭道。

      &&&&陳宓驚駭,“親兄妹?!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“你早期是和你媽媽生活在一起,后來你媽過世了,你被送去了孤兒院。”

      &&&&陳宓點頭。

      &&&&“那個并非是你親生母親,只是養母。”展昭接著說,“陳瑜是跟爺爺一起長大的,也沒跟父母生活在一起。你倆的母親不是雌雄大盜里,你爸爸的那個搭檔。”

      &&&&“等一下!”陳宓皺眉,“你說……余鳳不是我爸爸的老婆?”

      &&&&展昭搖頭,“根本不是,他倆只是合作的搭檔而已,所謂的夫妻關系恰恰是為了掩護你媽媽。當然了,他倆關系十分好,可以說是感情深厚的好朋友,但絕對不是那種關系!你爸爸這一輩子應該只有一個女人,他和那個女人生了你和陳瑜。”

      &&&&陳宓沉默良久,道,“這不算壞消息,起碼你讓我知道了我爸還有一個優點。”

      &&&&展昭嘆了口氣,道,“問題是,你和陳瑜的生母,應該還活著。”

      &&&&展昭一句話,陳宓愣住了。

      &&&&良久,陳宓伸手指了指自己,“我……我媽還活著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。

      &&&&雖然展昭給了陳宓一個緩沖,沒有一上來就劈頭蓋臉來一句“你媽還或者”,但顯然信息量還是大到陳宓有些難一下子消化。

      &&&&陳宓想了一會兒,問了一句傻話,“我媽知道我和小瑜的存在?”

      &&&&“當然知道,女人懷胎十月再后知后覺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有子女吧?而且她來見過你。”展昭道,“你和你妹妹,被迫一出生就跟你們的媽媽分開。”

      &&&&陳宓不解,“為什么?”

      &&&&“為了保護你倆。”展昭道。

      &&&&陳宓皺眉,有些緊張,“為什么?她身份很特殊?是什么人?是不是有危險?”

      &&&&說著,陳宓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有人要小瑜的dna信息,是不是為了找她?”

      &&&&展昭摸著下巴點點頭,“我也一直在想,好像只有這一個可能性。”

      &&&&“你還找到了什么?”陳宓覺得這種要透過另一個人才知道自己過去的過程很奇怪,“要不然你再催眠我一下,問清楚一點,或者讓我看看她的樣子。”

      &&&&展昭搖了搖頭,“不需要。”

      &&&&陳宓微微一愣。

      &&&&展昭從一旁拿起一個平板電腦,“你想看她的樣子的話,在這里。”

      &&&&陳宓接過電腦,一張女人的臉映入眼簾,他看著平板電腦上那個年輕女人的照片良久,“和小瑜好像……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,“嗯,公孫剛才看過照片,陳瑜的眼睛和嘴巴很像她,而你則是完美地遺傳了她的鼻子和面部輪廓。”

      &&&&陳宓盯著照片看著,緩緩開口,“我見過她!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點頭,“幼年的記憶是很容易被某些刺激觸發激活的,記憶一直都在腦袋里,是不會消失的,只是遺失而已。”

      &&&&陳宓點頭,盯著照片,問,“她是什么人?”

      &&&&展昭搖了搖頭,“只找到了基本的信息,其他的很多詳細信息都被刪除了。”

      &&&&“被刪除?!”陳宓覺得不可意思,“怎么可能做到……”

      &&&&“蔣平說可能是黑客干的。”展昭有些遺憾,“但是我們還是找到了很多線索,她真名叫秦妍芬,是個考古學的研究生。”

      &&&&“考古學?”陳宓驚訝,“可我爹是個賊,他倆怎么會有交集?”

      &&&&展昭搖了搖頭,“戀愛過程蔣平應該也找不到,不過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。”

      &&&&展昭說著,指著秦妍芬的臉頰,說,“她似乎很愛笑,你覺不覺得她的笑容有些像一個人?特別是這種笑起來沒心沒肺的感覺。”

      &&&&陳宓沉默,最后嘆氣,“這就是我一開始會喜歡秦鷗的原因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點頭,“很多男生都有戀母情結,你對秦鷗最早產生的那種戀愛感,只是出于一種熟悉的感覺,你的潛意識里十分喜愛這個女人的笑容,所以你在看到秦鷗的笑容之后,會被他吸引。”

      &&&&陳宓扶額,展昭果然是心理學家,這種時候他還在分析心理學。

      &&&&“她只是一個普通的考古學研究生,這種學生應該哪兒都有吧……”陳宓不解,“她有什么特殊之處?”

      &&&&展昭忽然點了點頭,道,“我找到了她和這個案子的聯系。”

      &&&&“什么聯系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開了另一份資料給他看,“你媽媽念書時候的導師,是這個人。”

      &&&&陳宓看到照片上是一個老頭戴著眼鏡,有些茫然地看展昭。

      &&&&“這個老頭叫沈博,就是昨天在迦列之輪的研究所里,被襲擊,最后喪命的那個考古學教授。”展昭道。

      &&&&陳宓徹底傻了,皺眉,“那老頭和你們查的案子有關系,難道說我媽和這個案子也有關系?又有人想通過小瑜找她,為什么?”

      &&&&“所以說循序漸進么。”展昭接著往下說,“沈博死的時候,我和白玉堂是最后見他的人,他的臨終遺言是,‘告訴f,對不起’”

      &&&&陳宓點了點頭,他現在只會一臉疑惑地看著展昭,完全無法自己思考。

      &&&&“我讓蔣平查了一下,發現你媽媽念書時候的資料、包括論文什么的都沒有了,但是我們查到你媽媽畫畫非常好,然后……她有一幅畫因為得獎,而有記錄。”

      &&&&展昭說著,點出了一幅畫。

      &&&&陳宓看了一眼,忍不住挑眉,“我拆炸彈的天賦是從這里來的么?”

      &&&&展昭笑著點頭,“男孩兒的智商是完美地遺傳自母親的。”

      &&&&就見秦妍芬得獎的那幅畫,是一幅十分精密的線條畫,有些先鋒,也有些立體結構的畫風,嚴謹里面透著一種美感……

      &&&&“我將圖片發給一個對繪畫很有研究的人看過。”展昭拿出手機,給陳宓看。

      &&&&陳宓就見展昭的短信是發給“長毛”的,有些不解。

      &&&&展昭一挑眉,口型對他說,“趙爵。”

      &&&&陳宓自然知道趙爵是誰,又精神了幾分。

      &&&&就見趙爵的短信只有兩個字——天才。

      &&&&陳宓莫名覺得有些受寵若驚,被趙爵夸成“天才”的人,應該不多。

      &&&&“但是我注意的不是你媽媽的畫畫天分,而是……”展昭指著畫的最下方,一個簽字,道,“你看一下。”

      &&&&陳宓看著展昭手指的地方,落款只有一個寫得很漂亮的“f”,下邊是作畫的日期。

      &&&&陳宓傻眼。

      &&&&展昭道,“你還記不記得你爸爸在炸彈記錄上,留下了一個錯誤的拆彈方法,然后再寫了一句f常用,小心f?”

      &&&&陳宓點頭。

      &&&&“有時候,很多字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。”展昭一笑。

      &&&&陳宓皺眉,“你覺得是我爸爸留給我媽的某種暗號?”

      &&&&“或者有別的什么含義。”展昭道,“這個f,似乎有很深的意義!對了,你記憶中,你爸爸叫你媽媽阿芬,當時你還剛剛開始學說話,你也學著你爸爸的叫法叫她,不過含含糊糊發成了aifu,大概是因為這個原因,她將自己的簽名改成了f。”

      &&&&陳宓張著嘴,回不過神來,但又看那幅畫作,“這畫是她在學校的時候畫的,那么……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,“她研究生第一年就請了產假,那時候應該就是你出生。”

      &&&&陳宓放下平板電腦,現在他除了滿腦子疑惑和混亂之外,已經無法再思考,“我媽就是你們要找的那個f么?”

      &&&&展昭道,“現在的關鍵是,她是否有危險。”

      &&&&“或者……”陳宓抬頭,神色有些慘然,“她是不是壞人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了點頭,了解陳宓的擔心之處,陳興隆這種世紀大道的爹已經讓陳宓陳瑜倆兄妹備受磨難,沒理由現在剛剛過好了一點生活,又冒出一個可能有更大案件關聯的母親來。原本一直覺得齊樂命運多舛,但現在想想,陳瑜比她也好不到哪兒去。

      &&&&“我們會對陳瑜保密。”展昭看出陳宓的擔心,“你找到適當的時候,看適當的情況,再選擇要不要告訴她和陳爺爺吧。”

      &&&&陳宓點頭,示意自己需要時間整理一下。

      &&&&展昭將該說的都說完,打開車門下車。

      &&&&這時,白玉堂走了回來,看了看車里的陳宓,對展昭挑眉,“怎么樣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,表示已經說好了,又問白玉堂,“死的是方友么?”

      &&&&“還不清楚。”白玉堂道,“但是公孫說死了有三年了。”

      &&&&“三年?!”展昭皺眉,“那豈不是在當年展覽位招租的時候就已經死了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點頭,“尸體被藏在地板下面,但是房間非常干凈,感覺一直有人在用。但是房子是單門獨戶的,隔壁的鄰居也不了解這戶人家,只聽說是家里早就移民國外,這房子有朋友來就住一下,平時都空著。我讓趙虎他們去具體調查房子的業主了。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,感覺無奈,這是又一條線索要斷的節奏。

      &&&&“鑒識科的都在忙。”白玉堂對展昭一挑眉,“要不要去看看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,和白玉堂一起往小區走。

      &&&&這時,電話響了起來。

      &&&&展昭拿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,瞇眼睛。

      &&&&白玉堂湊過去看了一眼,就見來電人是“長毛”,有些哭笑不得,“你又給趙爵改名字了?”

      &&&&展昭無奈,猶豫要不要接通電話。

      &&&&白玉堂將電話拿過來,接聽,“喂?”

      &&&&“是我。”

      &&&&電話那頭,沒傳來趙爵略欠揍的聲音,而是白燁低沉的聲音。

      &&&&“白燁?”白玉堂問。

      &&&&展昭也湊過去,貼著白玉堂的耳朵聽。

      &&&&“展昭剛才傳給趙爵的那幅畫。”白燁似乎有一些在意,“你們認識畫畫的人么?”

      &&&&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,白玉堂道,“不是很了解,但我們想找到她。”

      &&&&“我想,我可以幫你們找到她。”白燁道。

      &&&&展昭和白玉堂一聽,驚喜,“她在那兒?”

      &&&&白燁沉默片刻,道,“在我對面的沙發上坐著,和趙爵一起喝茶。”

      &&&&展昭和白玉堂張大了嘴,良久,展昭踩路邊一個香煙殼,“又來了,哪兒里都有那只長毛!”

      &&&&正不滿,電話那頭傳來了趙爵懶洋洋的聲音,“那只展啟天下的小貓崽是不是罵我呢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沒心情耍嘴皮子,不解問趙爵,“秦妍芬真的在你那兒?也就是說這案子和你們當年……”

      &&&&“哎!”趙爵倒是打斷了白玉堂,“沒!跟我這邊沒什么關系,她只是來尋求幫助。”

      &&&&說著,趙爵道,“她說,他只想見你倆,不能讓陳宓和陳瑜知道。”

      &&&&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——貌似……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節奏!

      &&&&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閱讀 網:http://www.ajsncp.com/
     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,热久久免费视频,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: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!片源丰富,内容全面!注意自我保护,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