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bznvj"></em>

<dl id="bznvj"></dl>
<em id="bznvj"></em><rp id="bznvj"></rp>

    <sub id="bznvj"><i id="bznvj"><ol id="bznvj"></ol></i></sub><track id="bznvj"></track>

      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小說 > sci謎案集小說 > SCI謎案集第五部 > 第05章 死神

      第05章 死神

      &&&&在晚上八點左右,眾人回到了sci的辦公室。

      &&&&因為還是處于沒案子狀態,所以其他人下班都回家了,就剩下今天輪夜班的小白馳和洛天。

      &&&&馬欣的輪班時間和洛天是錯開的,這樣兩人可以有一個留在家里照顧陽陽,因此今天在法醫室的是公孫。

      &&&&當然了,白馳和公孫不會獨自在sci,雙方家屬也跑來了,還有里斯本。

      &&&&展昭和白玉堂他們帶著趙爵和白燁一起來了,這還真是出乎眾人的預料。

      &&&&趙爵看到白馳自然是要招惹一下的,趙禎也是被招惹對象,白錦堂貌似也是,公孫端著杯紅茶,穿著拖鞋架著腿拿著報紙,看著趙爵調戲著各種“不可以得罪”的人物。

      &&&&眾人剛到,電梯門就打開了。

      &&&&包拯走了進來,身后是展昭的爸爸展啟天。

      &&&&sci眾人許久未見展啟天了,都問好,比起白允文,展啟天相對來說更加和氣一些,眾人也沒太過拘謹。

      &&&&白燁沒動彈,坐在沙發上喝著白馳給他倒的茶,趙爵走了出去,跟展啟天說話。

      &&&&兩人聊了一會兒之后,展啟天進來囑咐了展昭一句“多吃多睡多鍛煉,少瘋少作少熬夜”,就急匆匆走了。

      &&&&展昭就覺得眼皮子跳個不停——誰瘋誰作誰熬夜啦?!

      &&&&包拯留下來,問了展昭劉金的情況。

      &&&&展昭覺得案子還是十分蹊蹺,于是包拯就答應將案子轉過來給sci調查。

      &&&&等包拯走了,展昭就考慮問一問公孫,當年植物園的案子。

      &&&&這時,就聽喝完了茶的白燁問白玉堂,“你的刀呢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有些好笑,“你真要跟我比刀?”

      &&&&本來準備回家陪女朋友的趙虎和馬漢還沒走到門口,腳步就停了下來,好奇地回頭看一眼——要單挑?那不走了,看完再走。

      &&&&白錦堂也有些在意地看過來,問白玉堂,“比刀?”

      &&&&白燁也不解,“你不是有刀的么?有刀你不練?允文沒有教過你么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倒是也好奇,“我爸會用刀?”

      &&&&白燁點點頭。

      &&&&白玉堂下意識地回頭看自家大哥,那意思——咱爸會用刀?

      &&&&白錦堂似乎也有些哭笑不得——他不是連蘋果都不會削么?

      &&&&“先去拿刀。”白燁說著,站起來,似乎是想跟白玉堂一起出門。

      &&&&白玉堂疑惑,“現在?”

      &&&&“我帶你去個地方。”白燁往外走。

      &&&&白玉堂看展昭,示意自己跟白燁走一趟。

      &&&&展昭點點頭,不過略嫌棄地看趙爵——白燁說話風格怎么這樣啊?簡直就是下命令,都不商量一下。

      &&&&趙爵同樣一臉嫌棄,“所以說一點情趣都沒有的男人長得再帥也是浪費。”

      &&&&等白玉堂走了,展昭就問趙爵,“白燁干嘛讓他用刀?”

      &&&&趙爵找了張沙發坐下,抱著個包拯架著腿,一副大爺樣,“誰知道,親子娛樂活動吧,別理他們。”

      &&&&展昭不滿,“別瞎說,玉堂又不是白燁的兒子。”

      &&&&趙爵滿不在乎地一挑眉,扯開話題,“你不還要事情要問么?”

      &&&&展昭想想倒也是,先辦正經事,于是到了公孫身邊坐下,問,“公孫,問你件事。”

      &&&&公孫放下報紙推了推眼鏡,“問什么?”

      &&&&“呃……當年植物園的案子。”

      &&&&公孫愣了愣,隨后“哦”了一聲。

      &&&&一旁正認真看一份資料的白錦堂似乎感覺到了公孫情緒的變化,抬起頭看這邊。

      &&&&公孫伸手去拿茶杯,,白錦堂就問,“怎么了?”

      &&&&公孫道,“就之前跟你講過的那個十年前的事情。”

      &&&&白錦堂了然地點了點頭,顯然是明白了,低頭繼續看資料。

      &&&&眾人瞇著眼睛彼此對視了一眼——竟然連過去不跟人說的秘密都告訴白大哥了?果然是兩口子……

      &&&&“咳咳。”展昭咳嗽一聲,看大哥的神情,公孫應該已經調整好心態了吧?

      &&&&公孫想了想,對白馳道,“馳馳,你去我法醫室拿個文件夾,在柜子第三層,唯一一個紅色的塑料夾。”

      &&&&“哦。”白馳跑去法醫師,沒一會兒就拿了個紅色的塑料文件夾來交給公孫。

      &&&&公孫將文件夾遞給展昭。

      &&&&展昭狐疑地接過夾子打開……就見文件夾里只有一張紙,紙質是十分好的手工紙,粗糙厚實。紙上畫著一副鉛筆素描畫,畫的是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高個子,手里抱著一把鐮刀一樣的東西,斗篷縫隙里看到的臉還是骷髏的模樣,十分駭人。

      &&&&“這什么?”展昭覺得畫得挺恐怖的,“死神啊?”

      &&&&公孫一聳肩,“我只是把我看到的畫下來而已。”

      &&&&眾人都一愣,盯著公孫看。

      &&&&小白馳接過文件夾看了一眼就扔回去,縮到趙禎身邊疑惑地看著眾人——這不是傳說中的死神么?不要騙我!我晚上又不用睡了!

      &&&&此時樓外一片漆黑,雨已經停了,但是風很大,在樓層間穿梭,嗚嗚作響。

      &&&&sci辦公室內,眾人盯著那略顯猙獰的死神畫像,就覺得背脊冒涼氣。

      &&&&趙爵抱著抱枕仔細研究那張畫,“喔唷,結構蠻合理么,不愧是法醫畫的東西。”

      &&&&眾人都看公孫,公孫點點頭,這的確是他畫的,作為一個優秀的法醫和人類學家,畫人對他來說并不是難事。

      &&&&“這畫看著有些年頭了。”趙禎道。

      &&&&公孫點了點頭,“我十年前畫的。”

      &&&&“然后法醫室搬家那么多次,你竟然一直藏著啊?”展昭問,顯然公孫還是很在意這件事情。

      &&&&公孫嘆了口氣,詳細跟眾人說,“當年那個案子本來挺普通的,一起謀殺偽造成自殺的案子,兇手手法高明,完全沒有留下任何線索。我一看到案發現場,就敢肯定兇手絕對不是第一次作案,而且現場給我一種很邪惡的感覺。”

      &&&&眾人都點頭。

      &&&&這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警察的直覺,公孫雖然是法醫,但也是警務人員,就算當年他很年輕,但也幫著警局查了好多案子。很多時候破獲一些復雜的案件,都是憑借警察的直覺和經驗,而這種東西從哪兒來?當然不是憑空想象,而是通過經驗的積累,以及……留意細節!

      &&&&在座所有sci的成員都能理解公孫說的這種“邪惡”感。有些兇手作案之后場面血腥可怖,于是能推斷兇手兇殘。但也有些兇案現場干干凈凈甚至連一滴血都沒有,卻給人一種邪惡的感覺,這種感覺,往往是兇手自身想傳遞出來的。

      &&&&“當時鑒識科還沒有現在這么完整的規模,很多勘察現場的工作都是我來做。”公孫道,“我對那個繩結非常在意,所以就下了樹四處尋找……就在這個尋找的過程中,我發現植物園的樹叢里,站著他。”

      &&&&說著,公孫一指畫上的死神。

      &&&&眾人睜大了眼睛。

      &&&&“會不會是兇手假扮的?”趙禎問。

      &&&&“我當時第一個念頭也是這樣。”公孫道,“所以我一眼看到他,就對著他喊了一聲,我的喊聲也引來了其他的警員……可結果,他在我眼前消失了。”

      &&&&眾人面面相覷。

      &&&&“消失了?”趙爵興趣盎然,“怎么消失的?”

      &&&&“就這么憑空消失了,不見了,沒有氣化、液化、任何化……就是不見了!”

      &&&&“其他警員有看見么?”展昭問。

      &&&&公孫搖頭,“他們趕到的時候那人已經消失了。”

      &&&&本來想留下來看白燁和白玉堂單挑,但是沒看成結果改為留下來聽八卦的趙虎和馬漢都皺著眉頭。

      &&&&趙虎小聲問,“我說公孫博士,有沒有可能……”

      &&&&邊說,趙虎邊想形容詞。

      &&&&馬漢干脆問了一句,“幻覺?”

      &&&&趙虎握著拳頭敲手心——對的對的!

      &&&&公孫盯著他倆看了一會兒,伸手指著自己,問,“我是誰?”

      &&&&馬漢摸下巴趙虎捧臉,“是大神!”

      &&&&公孫點頭,“你們見我產生過幻覺沒有?”

      &&&&兩人都搖頭。

      &&&&“我這輩子都沒產生過幻覺,難道就那一次?”公孫反問。

      &&&&兩人對視了一眼——倒也是。

      &&&&展昭也覺得奇怪,產生幻覺是有原因的,而且公孫沒理由會產生這樣莫名其妙的幻覺。

      &&&&“那之后呢?”展昭問,“你沒有調查?”

      &&&&“我調查了!”公孫道,“當天就沒找到任何線索,那個死神站的地方是一塊泥地,但是連個鞋印都沒有。”

      &&&&眾人都皺眉,考慮到十年前的科技環境,應該也不太可能制造出之前那個案子里的那種立體投影吧?

      &&&&公孫說著,還認真看了看眾人,“而且那個死神給我的感覺不像是人假扮的,或者說有什么特殊的點在吧……一種陰森森的,邪惡的感覺。我這輩子頭一次被一個人形的物體嚇到,就是那一次!”

      &&&&眾人嘴角抽了抽……人形物體……

      &&&&白錦堂伸手過來,摸了摸公孫的頭以示安慰。

      &&&&展昭再看那張畫,皺眉……是故意打扮成那樣的連環殺手么?

      &&&&“后來我查過。”公孫語氣略帶掃興,“你們知道一年多少人報案說在命案現場看到死神么?”

      &&&&眾人眨眨眼。

      &&&&公孫撇嘴,“好幾百甚至上千,我才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這么多逗比。”

      &&&&眾人默默地摸了摸下巴——你不是也看見了么。

      &&&&公孫看到眾人的神情,正色,“我看到那個是真的!”

      &&&&展昭考慮了一下,“這么多人里邊,也難保有幾個是真的,不如查一下。”

      &&&&于是,展昭讓蔣平調出近三十年來,所有關于目擊死神的相關案件,準備著手調查。

      &&&&……

      &&&&白燁開車,載著白玉堂去拿了刀之后,就去了另外一個地方——九里弄。

      &&&&九里弄是s市最亂的一個區,龍蛇混雜,早前藍西賣弓弩的小店就在這里,后來他跟陳瑜交往后就搬去了市中心安全的地方。

      &&&&白玉堂不解地問白燁,“來這里干嘛?”

      &&&&“找個熟人。”白燁將車子停下,和白玉堂步行,走進了九里弄幽暗的小巷里。

      &&&&白玉堂那把刀就是之前跟趙虎去古玩店買來的,誰都拔不出來,只有他拔出鞘了的那把古刀。和白燁的刀一樣,白玉堂用一個長長的黑布拉鏈包,裝著那把刀。

      &&&&九里弄陰暗的巷子有一股下水道的腐臭味道。

      &&&&白燁似乎路不是太熟,走了幾個弄堂就有點暈,看圍墻又看路燈,皺眉,“改造過了么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看著巷子兩旁棚戶區一樣雜亂無章改造屋,問,“你究竟來找誰?”

      &&&&話剛說完,就見前邊走來三個年輕人,打扮得很像混混,抬眼看到白玉堂和白燁,樂了。

      &&&&走在最前面那個個子很高,笑著伸手,“唉?拿點錢來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微微皺眉,勒索到他頭上來了?再說都什么年代了還有這種混混?

      &&&&白燁卻是覺得這年輕人有些眼熟。

      &&&&“唉,揍他倆!”那年輕人也不怎么靠譜,叫兩個小弟就上來打人。

      &&&&白玉堂倒是覺得挺新鮮的,一腳踹翻兩個,將那大個子掀翻之后踩地上了,覺得這幾人年紀應該不大,于是問,“幾歲?”

      &&&&那大個子被白玉堂踩得唉唉叫,嘴上也不討饒,還耍橫,“你們知道這什么地方?我都敢惹?”

      &&&&另外幾個也跟著起哄,有那么點小無賴的意思。

      &&&&白燁忽然蹲下,盯著那大個子的臉看了一會兒,問,“你是不是姓朝?叫朝夏吧?我找朝九。”

      &&&&大個子愣了,這才仔細看白燁,隨后叫了起來,“啊!我認得你!”

      &&&&白燁示意白玉堂放了他。

      &&&&白玉堂收了腳,那大個子站了起來,拍屁股,“早說找我爺爺么,害我挨頓打。”

      &&&&邊說,邊打量白玉堂,隨后問白燁,“你兒子啊?跟你長那么像?”

      &&&&白燁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,莫名有點尷尬。

      &&&&白燁對朝夏道,“帶路,找你爺爺有事。”

      &&&&“我爺爺有客人在,不過你們應該認識的。”年輕人讓兩個小跟班先走,自己給白玉堂和白燁帶路。

      &&&&又拐了兩個弄堂,就見一條窄路旁邊,停著一輛白色的車子,款型略囂張,白玉堂覺得這車略眼熟。

      &&&&朝夏打開墻邊的小門,讓兩人進去。

      &&&&進門,就聽到樓上傳來一個聲音,“我就說今天出門就下大雨呢,原來遇上瘟神了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覺得聲音耳熟,同時聯想到門口那輛車子,有些無奈地抬起頭,果然,一頭耀眼的紅色長發和襯衣出現在二樓的陽臺上。有些時日沒見的尤金靠著欄桿,跟兩人一擺手,“喲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記憶中,尤金貌似沒叫過自己瘟神,于是……瘟神是指的白燁么? 在線閱 讀網:http://www.ajsncp.com/
     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,热久久免费视频,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: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!片源丰富,内容全面!注意自我保护,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