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bznvj"></em>

<dl id="bznvj"></dl>
<em id="bznvj"></em><rp id="bznvj"></rp>

    <sub id="bznvj"><i id="bznvj"><ol id="bznvj"></ol></i></sub><track id="bznvj"></track>

      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小說 > sci謎案集小說 > SCI謎案集第五部 > 第07章 冷兵器

      第07章 冷兵器

      &&&&sci謎案集

      &&&&朝九家樓下的所謂倉庫,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地下室。

      &&&&這里面什么都沒有,空曠的空間用幾座古舊的屏風隔出了一個正方形的空間,木質的地板十分厚實,屏風旁邊有一個放刀的架子,架子上只有一把大概一米二左右長短的木刀。

      &&&&天板上十分古樸的吊頂,燈光什么的有一種冷冰冰的感覺。

      &&&&白玉堂走到這個空間,就覺得有些奇怪,明明四周都是木結構,卻有一種金屬的味道。

      &&&&朝九老頭在刀架旁邊站定,拿起那把木刀,回過頭,就看到白玉堂一手插著兜,一手拿著刀,神情放松地正打量四周。老頭就忍不住,微微皺了皺眉頭。

      &&&&白燁走到屏風旁邊的一張椅子上坐下,朝夏捧著茶盤跟下來,身后還有一臉“看好戲”表情的尤金。

      &&&&朝九拿著木刀嘆氣,淡淡對白燁道,“你白家的后代也是一代不如一代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就站在他對面,雙手靠著刀把,四處看,似乎是在尋找什么,朝九的話他也不知道是沒聽到還是直接無視了。

      &&&&白燁突然很慶幸沒把展昭也帶來,不然這會兒展昭鐵定嘴炮滅了這老頑固。

      &&&&朝九也不知道為什么,對白玉堂很不滿的樣子。

      &&&&尤金好奇問一旁跟他一起坐著吃生米的朝夏,“你爺爺討厭帥哥?”

      &&&&朝夏眨眨眼,摸著下巴瞄了白玉堂一眼,“正經挺帥……沒有啊,我爺爺最喜歡這種一表人才的類型了。”

      &&&&尤金也費解——白玉堂往哪兒一杵都是直接帥你一臉的類型,身材臉蛋無可挑剔,老頭腦子有毛病?

      &&&&老頭抱著木刀嘆氣,問白玉堂,“你是拿槍的也就是當差的了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覺得估計這老頭活在幾十年前了,自己跟他有代溝。

      &&&&“當差的我也見過不少,有的正有的邪,你眼里一點光都沒有。”老頭看白玉堂,“你為什么當差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微微皺眉,終于收回四外打量的視線,回頭看向朝九。

      &&&&雙目一對。

      &&&&白玉堂發現老頭目光凌厲,心說,別看年紀不小身體倒是不錯。

      &&&&朝九也是微微地愣了愣,有些狐疑。

      &&&&他見過的年輕人不少,包括白燁趙爵年輕的時候他都見過,每一個都非常特別。

      &&&&白家人,無論是誰,都是烈火中的刀刃那么銳利。白玉堂和白燁年輕時候長相幾乎一模一樣,但是氣質卻完全不同。

      &&&&白燁年輕的時候,朝九第一眼看到覺得這孩子根本就是一把刀。可如今換了白玉堂,他望向自己的眼神卻是太過平靜,哪怕一點殺氣都沒有,像一堆燃盡的灰,冰冷寧靜,這白家人是出了什么問題?

      &&&&朝九原本非常不滿,白家人那最強的血脈算是斷了。可令他心生疑惑的卻是剛才的對視,白玉堂與自己目光相對的時候,依然是平靜得一池水似的,沒有殺氣之外,更沒有懼意,看他的神情,和剛才打量四周的眼神幾乎是一樣的。

      &&&&朝九有些遲疑。

      &&&&就聽白玉堂突然問,“你地板下面鋪了鐵?”

      &&&&朝九一愣。

      &&&&朝夏也抬起頭。

      &&&&白玉堂皺眉,“生銹了吧,味道好重。”

      &&&&尤金四周圍聞了聞,不解,“有味道么?”

      &&&&再看朝夏,只見少年驚訝地張大了嘴,一旁白燁淡定喝茶。

      &&&&朝夏從小跟著朝九,他總聽他爺爺說,惟有天分這種東西是最不一般的,學文學武都要天分,學文沒天分最多丟丟臉,學武沒天分的話,是要丟性命的。

      &&&&小時候,朝夏表示想跟他爺爺學刀的時候,他爺爺就帶他到這里來,問他,“能聞到什么味道?”

      &&&&朝夏當時覺得很奇怪,到處都是木頭,自然是木頭的味道了。

      &&&&可朝九卻斷定他沒有天分學刀,如果有天分,可以聞到金屬的味道。

      &&&&這種金屬味的形成,并非是因為木頭下藏著金屬,而是因為這些木頭的來源。

      &&&&這些木板并非只是普通的裝潢材料,而是古董。據說曾經是一處很有名的比武臺,很多人都死在這臺上。他爺爺用高價買了所有的木頭,拆卸下來鋪了地下室。這種所謂的金屬味,其實是一種實木混合血腥味產生的味道。并不是鼻子好才能聞出來,而是天生就能感覺到危險存在的人……才能感覺到。

      &&&&只可惜一直以來都沒有人能聞到這種所謂的“金屬”味。朝夏昨天都還以為這是他爺爺編的,目的就是不想讓他學刀,直到今天遇到了白玉堂,他才明白——原來真的有啊!所謂的天分!

      &&&&朝九伸手輕輕摸了摸胡須,看了白燁一眼……難道自己眼拙了?

      &&&&白玉堂走到老頭身邊,伸手拿過那把木刀,在手里掂量了一下,問,“什么木頭的?挺重。”

      &&&&“烏木的。”朝夏幫著回答。

      &&&&白玉堂點頭。

      &&&&老頭皺眉打量著身邊氣定神閑掂量木刀的白玉堂,問,“小子,你為什么當警察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無所謂地道,“我家世代都是干這個的。”

      &&&&“就這樣?”朝九皺眉,“你自己意愿呢?”

      &&&&“我沒想過干別的。”白玉堂將木刀還給他,問,“怎么比?你木刀我真刀,你不是吃虧?”

      &&&&“呵呵。”朝九笑了,“這把刀跟了我幾十年,別說真刀,槍它都不怕。”

      &&&&“你就一把?”白玉堂忽然對這把木刀挺感興趣,覺得樣子也挺好看的,沒準展昭會喜歡,就問,“還有沒有?有賣的么?”

      &&&&“噗……”尤金沒忍住,一口茶噴出來。

      &&&&白燁也被茶水嗆到了,清了清嗓子搖頭——剛才白玉堂絕對是想到展昭了……

      &&&&朝九將木刀拿了回來,突然反手一刀對著白玉堂的脖子就掃過來。

      &&&&尤金一挑眉,“哇!老頭下手真黑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在他刀到眼前的時候都幾乎沒反應,老頭微微一愣的瞬間想到要不要收刀……莫非真是個門外漢?好歹是白家后人,別打死了!

      &&&&可就在他準備收刀的一剎那,白玉堂微微一偏頭。

      &&&&幾乎是沒動一樣的情況下……刀從白玉堂眼前掃過了,一點都沒碰到皮肉。

      &&&&朝九一愣。

      &&&&白玉堂伸手指了指老頭,示意他不老實竟然偷襲。

      &&&&朝九就見白玉堂轉身往房間中間走過去,有些莫名——竟然把整個背脊都暴露出來?

      &&&&想到這里,老頭瞇起眼睛,往前三步,二話不說舉起木刀就砍。

      &&&&尤金嘴角抽了抽——這老頭略下作。

      &&&&其實朝九這次全力一刀砍下去,并非是為了偷襲,而是想確認一件事情。

      &&&&果然,白玉堂依然是毫無反應,直到刀就要砍刀他肩膀的時候,他往旁邊微微踏出一步,輕輕松松避開了那一刀,還是跟幾乎沒動一樣,反應之快身體之協調,令朝九目瞪口呆。

      &&&&白玉堂一直走到房間正中間,回頭看老頭還呆站在不遠處,有些好笑,這老頭性子還挺著急。

      &&&&朝九收回手中的刀,開始正視白玉堂。

      &&&&然而……對面那個年輕人依然是神情淡定,將手中的刀抽了出來。

      &&&&看到他抽刀的樣子,朝九就覺得有些想要吐血,這么好一把刀,這么好的身體素質,就跟抽玩具刀似的,隨隨便便抽出來。

      &&&&不遠處的桌邊,白燁依舊淡定地喝茶。

      &&&&尤金則是托著下巴看著白玉堂感慨——人長得帥就是好啊,干什么都帥,當門外漢也帥。

      &&&&而一旁的朝夏則是有些費解地歪著頭——為什么他爺爺兩刀都沒有砍中白玉堂?如果說第一道有所保留的話,第二刀是傾盡全力的,換句話說,白玉堂如果避不開一定會受傷,但是他背后又沒長眼睛,是怎么躲開的?

      &&&&尤金干笑了一聲,他好歹也算被白玉堂痛扁過的人,大概知道這種感覺。白玉堂的可怕之處在于他的反應,他能夠在第一時間出手又能在最后一刻躲開,是一種怪物一樣的存在。

      &&&&朝九走上兩步,站直,雙手側向握住刀,刀橫在身前的位置,看著白玉堂。

      &&&&白玉堂將刀抽出來的同時看到了朝九的姿勢,點點頭覺得姿勢不錯,不愧是專業的,隨后抬手,將刀放到了一旁,拿著刀鞘走了過來。

      &&&&朝九皺眉,“你干嘛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晃了晃刀鞘,“這個順手點。”

      &&&&朝九不滿,“你是覺得我年紀大了,想讓著我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皺眉,不過他又不像展昭會趁機吐槽兩句,平時酷慣了所以不擅長耍嘴皮子。不過對面那老頭挺在意的樣子,于是白隊長很簡練點解釋了一下,“對我來說用刀鞘比用刀有利。”

      &&&&朝九一愣。

      &&&&“不用考慮控制力道。”白玉堂右手拿著刀鞘,輕輕側在身旁,抬眼看朝九,那意思——趕緊動手吧。

      &&&&朝九接受了他的說法,的確……對于一個門外漢來說,用鋒利的刀有所保留地對戰,還不如拿根棍子無所保留對戰來的劃算。

      &&&&朝九開始觀察白玉堂——這個年輕人怎么這么淡定呢?說他是自信吧,可是又好像不太對頭,看樣子身手應該不錯,但是又似乎沒什么勝負心。面對面拿著冷兵器對峙,卻一點殺氣都沒有……這個人真的姓白么?

      &&&&白玉堂適應了手中刀鞘的手感,抬頭跟老頭對視,等著跟他過招。其實白玉堂因為各種原因可以說是從小“打架”打到大的,不過跟一個刀術高手拼刀倒還是第一次,覺得挺新鮮。雖然朝九年紀不小,不過從剛才他偷襲自己那兩招來看,多少帶著點試探的意思,起碼現在朝九應該適應了自己的反應和速度,于是……要贏他也不是難事。

      &&&&“你沒有勝負心么?”朝九問,“輸了也不要緊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搖頭,“誰都討厭輸。”

      &&&&“可你眼里沒殺氣,怎么比?”朝九納悶。

      &&&&白玉堂皺眉,“你以為演武俠片?無冤無仇需要什么殺氣?”

      &&&&朝九看了白玉堂好一會兒,最后點點頭,“無冤無仇啊……原來如此。”

      &&&&白燁放下茶杯,抬眼看握著刀鞘的白玉堂,又看了看躺在不遠處的那把出鞘的刀,鋒利的刀刃帶著古刀的沉穩。雖然不知道這把刀來自哪個年代,曾經什么人用過它,但它應該是要過人性命的東西。無論怎樣,這把刀在白玉堂眼里看來也只是一把兇器而已,白家一代又一代都沒有逃出的怪圈,不知道白玉堂會不會脫離出來。

      &&&&正想著,就見一旁朝夏突然手一抖,茶杯差點灑了。

      &&&&白燁抬眼,白玉堂已經和朝九打了起來。

      &&&&朝夏捧著茶杯看著兩人打了個不分上下,張大了嘴問尤金,“他真的是門外漢?”

      &&&&白燁挑眉,“你爺爺是認真在用刀術。”

      &&&&“那白玉堂呢?”朝夏好奇。

      &&&&“本能反應而已。”尤金瞇著眼睛,“擋刀的速度屬于非人類……這家伙的身體能力簡直是匪夷所思的開掛級別。”

      &&&&就這么大概纏斗了十分鐘左右。

      &&&&朝九突然一撤刀,退后幾步。

      &&&&白玉堂手里還拿著刀鞘,站在那里看他,氣都沒喘一口,似乎是剛剛熱了個身。

      &&&&朝夏左右看了看,問尤金,“結束啦?還沒有分出勝負哦。”

      &&&&尤金嘴角微微地動了動——已經結束了。

      &&&&白燁皺眉不語。

      &&&&白玉堂回身拿起地上的刀,準備收刀入鞘,就聽到對面朝九開口,“刀不是這么收的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看他。

      &&&&朝九手中木刀一甩,做了個收刀的姿勢。

      &&&&白玉堂看了一眼,抬手一甩刀,用朝九教的姿勢收了刀。

      &&&&不遠處看著的朝夏捧臉,“哇!腔調!”

      &&&&白燁下意識地看白玉堂手里的刀,“果然……他是適合冷兵器的,對武器有天生的悟性!”

      &&&&朝九收了刀,對眾人道,“上樓吧。”

      &&&&朝夏好奇地問一旁不說話的尤金,“就這么結束了么?爺爺準備教他了?”

      &&&&尤金干笑了一聲,那老頭估計沒什么心理準備,被白玉堂嚇著了吧。

      &&&&白玉堂也跟著朝夏上樓。

      &&&&房間里,老頭將木刀放到刀架上,回頭,看著走上樓去的白玉堂的身影,雙眉忍不住皺起——原本以為白家到了這一代油盡燈枯了,沒想到枯柴冷灰里竟然還有星火。這個根本不是白家最強血統的終結,而是一個嶄新的怪物。

      &&&&“就這么放過他了?”白燁走了過來,語調含著那么點調侃。

      &&&&老頭撩起長衫的袖子給他看了看腫起來的手腕,“再打下去我的手就斷了。”

      &&&&白燁抱著胳膊看他,“大意啦?”

      &&&&朝九無奈——他的確是大意了,或者說是被白玉堂算計了。他通過兩次的偷襲,確定了白玉堂驚人的反應能力以及速度和力量。可沒想到白玉堂在擋他劍的時候漸漸地加大力量、速度也越來越快,反應也越來越驚人,一切都比試探的時候要強。一個人不可能在短時間之內拓展自己的極限,只能說在他偷襲,白玉堂躲避的時候,那小子已經想好了要應對他的方法,于是當時有所保留。

      &&&&那驚人的天分,竟然還是有所保留的狀態。那平靜的眼眸,是無冤無仇所以沒必要動真格的狀態,以及那把躺在地上的刀……一個第一次接觸冷兵器的門外漢而已。

      &&&&“他平時都跟什么人在一起混?”朝九突然問白燁,“白家人不都一根筋么?這小子怎么那么能算計?”

      &&&&白燁突然笑了一聲,搖搖頭,“大概跟喜歡養貓有關系。”

      &&&&“養貓?”朝九不解,跟著白燁上樓,“什么貓?”

      &&&&白燁皺眉,“跟趙爵差不多品種的那一類。”

      &&&&朝九一驚,“貓妖?”

      &&&&……

      &&&&“阿嚏……”

      &&&&sci辦公室里,正圍觀公孫解剖尸體的展昭和趙爵突然同時打了個噴嚏。

      &&&&公孫嫌棄地看了看兩人,一指門口,示意——感冒的出去!

      &&&&展昭和趙爵退了出去,正碰上走來找展昭的蔣平,“查到了點線索。”

      &&&&展昭接過蔣平遞給他的資料,打開看了一眼,挑眉,“哦?”

      &&&&趙爵好奇,“什么好玩?”

      &&&&展昭轉回頭看了看法醫室里躺在解剖臺上那幾個“無辜”被害的死者,感嘆,“這案子果然沒想象中那么單純啊……”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:http://www.ajsncp.com/
     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,热久久免费视频,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: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!片源丰富,内容全面!注意自我保护,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