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bznvj"></em>

<dl id="bznvj"></dl>
<em id="bznvj"></em><rp id="bznvj"></rp>

    <sub id="bznvj"><i id="bznvj"><ol id="bznvj"></ol></i></sub><track id="bznvj"></track>

      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小說 > sci謎案集小說 > SCI謎案集第五部 > 第17章 機會

      第17章 機會

      &&&&sci眾人將陳小飛提供的他父輩收集的,關于這個神秘的“狩獵家族”的全部資料看了一遍。

      &&&&于是,誤打誤撞找到了“巢穴”,并且在不速之客的幫助下,成功抓住了一個活的“狩獵者”的sci眾人,終于明白了自己要找的“兇手”,是一個什么性質的存在。

      &&&&簡單點說,這是一個古老的家族,這個家族秉承著一種神秘的“族訓”,他們有嚴密的結構和一套相當完整的逃避“抓捕”的方案,世世代代,執行者“收集亡魂”的工作。

      &&&&展昭、公孫包括趙爵,這三人都可以算是“神秘主義”的愛好者,一切超乎尋常的,無論是生理上的、還是心理上的,都會引起這幾人的強烈興趣。

      &&&&這個家族存在的年代從陳小飛父親的調查來看,已經超越了百年,就像一個獨立的亡國,家族成員尋找各種帶著罪惡的“亡魂”,將他們殺死,而這些“亡魂”被黑陰蝶帶回他們的巢穴,被亡靈針釘在“亡靈樹”上,這就是狩獵的過程。

      &&&&這個家族內部也有著不同的分支,每一個分支都有一棵屬于自己的亡靈樹,被釘在這棵樹上的所有亡靈,都是他們到另一個世界之后的奴隸。而至于家族之間各個族系是怎么樣聯絡的,他們以一種什么樣的身份隱藏在這個世界,混跡在人群里,卻是不得而知。他們白天只是最普通不過的人,但一旦黑夜來臨,他們出來狩獵的時候,就變成了另一種形態,制造著各種“意外”的“死神”的形態。

      &&&&“類似于邪教。”展昭分析了所有的線索之后,下結論,“也許……劉金一直以來說的都是真話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看他,問,“貓兒,你懷疑劉金一直指認的那個殺人兇手岳海,也是狩獵家族的一員?”

      &&&&展昭摸了摸下巴,“假如劉金說得是真的,那無疑岳海就是狩獵者,而這個家族一直以來都沒有被人發現他們的作案過程,可偏偏劉金卻一連看到了三次,這本身就很有意思。”

      &&&&“而且他都是碰巧看到。”公孫問,“會不會是因為他跟g有關聯?”

      &&&&“他看到的,也未必是真的。”趙爵似乎有不同看法,說話的語氣也一如既往地,帶有一聲誘導性,似乎是在開發眾人的思維,提供不同的思考角度。

      &&&&眾人都疑惑,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  &&&&展昭摸著下巴,輕輕地點了點頭,“如果岳海真的是兇手,而劉金多次指認他,那未免也太危險了!以那個家族的神秘程度來看,他們不會留下劉金這個目擊者……”

      &&&&“那究竟是怎樣?”趙虎聽不太明白,“劉金究竟是不是目擊者?”

      &&&&“是,也不是。”展昭道。

      &&&&眾人就覺得腮幫子有些抽筋,集體看白玉堂,需要人類語言來翻譯。

      &&&&白玉堂其實也沒抓到重點,微微皺著眉頭,看展昭和趙爵,“跟什么暗示催眠的有關系?”

      &&&&趙爵伸出一根手指,道,“劉金絕對是目擊者,但是他看到的卻未必是岳海。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,“可是透過岳海,我們可以找到那個兇手,這是一條非常重要的線索!”

      &&&&“這是g設定的密碼。”趙爵微微一笑,“類似于圖片密碼,岳海就是那個密碼,通過他,可以找到兇手!”

      &&&&“g為什么要留下這條線索?”白玉堂不解,“以他的仇家數量之多,為什么要冒這樣一個險?他應該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想要維持正義幫助警方吧?”

      &&&&趙爵聽了白玉堂的話,笑得前仰后合。

      &&&&“他應該……”展昭也同意白玉堂的看法,“有其他目的吧?”

      &&&&說著,眾人看陳小飛。

      &&&&起碼,這少年是眾人中唯一見過g的人。

      &&&&陳小飛搔著頭,那意思——我都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!

      &&&&“我比較好奇的是這套行頭。”公孫拿著那張死神的面具,問陳小飛,“這張面具,不是一般人能做出來的,你家祖上有相當成功的醫生么?”

      &&&&陳小飛嘴角直抽,“怎么可能?祖上據說都是種地的。”

      &&&&“你爺爺呢?”白玉堂好奇,“你爸爸調查了那么久,但是他資料里并沒有提到你爺爺為什么會被殺,按照狩獵家族一直以來殺人的規律來看,你爺爺莫非是殺過人?”

      &&&&陳小飛抱著胳膊,“這個我就真不知道了,爸爸很少提起爺爺,我一直以為他是病死的,后來才知道他是被謀殺,可是確切的理由卻不清楚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拿過那張面具端詳了一下,微微皺眉。

      &&&&“什么感覺?”展昭問他,他相信白玉堂那種超強的感知能力。

      &&&&白玉堂道,“毛骨悚然。”

      &&&&“的確是很嚇人!”公孫也點頭。

      &&&&說到這里,眾人都轉臉看一旁架著腿,托著下巴靠著椅子的趙爵,“你有沒有關于這張面具的線索?”

      &&&&趙爵此時臉上的表情,帶著一種無法捉摸的玩味。

      &&&&眾人都瞇眼——看來是知道什么!

      &&&&“這張面具……”趙爵突然笑了,問陳小飛,“你一直戴著么?”

      &&&&陳小飛點了點頭。

      &&&&趙爵似乎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,又看公孫,“這面具的結構是不是很完整?肌肉比例很準確,做的很逼真?”

      &&&&公孫盯著趙爵看著,“對啊……”

      &&&&“那么做一道智力題,這個世界上,什么東西最真?”趙爵挑起眉。

      &&&&眾人面面相覷。

      &&&&展昭轉過臉去看那張面具,開口,“真的東西。”

      &&&&“真的?”陳小飛拿著那張面具不解,“什么真的……”

      &&&&“最真的東西,自然是真東西。”展昭自言自語。

      &&&&“這是一張人臉!”公孫突然驚呼了一聲,“是完整的面部肌肉石化之后形成的面具……”

      &&&&“啪嗒”一聲,面具從陳小飛手里掉到了地上。

      &&&&陳小飛張大了嘴,“怎么可能!”

      &&&&公孫撿起那張面具來看,馬欣和夏天也都湊過來研究。

      &&&&“這個是古董!”公孫激動了起來,“絕對是古董!”

      &&&&展昭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記憶庫存,他平時對古董倒是沒太多研究,只有一些基礎知識,并沒有關于“人臉面具”這種東西的記憶,不過么……

      &&&&“褐端黑陰蝶來自南美。”展昭將目前已知的線索串聯了一下,“這面具仔細看的話,有些叢林文化的特征,而這座房子的主人徐玫早年移民墨西哥……”

      &&&&趙爵一笑,慢悠悠地說,“如果狩獵家族是惡魔的話……那么這位就是……”邊說,他便伸手,指了指那張面具,“魔王!”

      &&&&“什么意思?”白玉堂不解。

      &&&&“狩獵家族應該不足以勾起g的胃口,這張面具背后的秘密,才是真正吸引g的。但這究竟是怎樣的一道美味,我也是不得而知。”趙爵托著下巴,看展昭和白玉堂,“我只知道,通過那個目擊者,你們就能找到狩獵家族,通過狩獵家族,就能找到吸引g的那個秘密,通過g,你們就能找到基地。找到基地……就是終點!”趙爵將手中的手機轉過來,屏幕對著眾人,“!”

      &&&&眾人看著他手機屏幕上顯示的,是長長的通訊錄名單,一串一串意義不明的數字和字符組成的一個又一個的聯絡人名字。

      &&&&“這些是什么?”白玉堂問。

      &&&&“亡魂。”趙爵道,“和那些被釘在亡靈樹上的蝴蝶一樣,無法安息的怨靈。”

      &&&&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。

      &&&&“這是僅有的機會!”趙爵抬眼看兩人,“找到g!結束這一切!這是這么多年來出現的,最好的機會!”

      &&&&……

      &&&&等眾人結束搜查,回到sci的時候,已經是第二天的早晨。

      &&&&白玉堂給白錦堂打了個電話,讓他幫個忙,他們想接觸一下岳海。

      &&&&白錦堂聽了,問,“怎么接觸?”

      &&&&“我們想在不動聲色的情況下,了解一下他。”白玉堂道。

      &&&&白錦堂覺得倒是無難度,“我過幾天正好有一個新的商業項目落成,本來不想搞什么活動,你們也懂的……”

      &&&&白玉堂望天,可不是么,他大哥只要辦活動必定出亂子,所以什么開張揭牌之類的活動他都盡量從簡。

      &&&&“我可以辦一個活動,發些請帖,他應該會來。”白錦堂道。

      &&&&“你準備搞什么活動?”白玉堂好奇,“岳海不是行動不便么?一般的活動他會來?”

      &&&&“嗯……白氏集團成立十周年之類的吧,搞隆重一點,應該沒有人會不給面子。”白錦堂道,“本來也在跟雙胞胎商量這個事情。”

      &&&&“這個好!”白玉堂點頭,不忘補充,“我們會加強安保的。“

      &&&&白錦堂哭笑不得,“細節你們跟雙胞胎談……”

      &&&&白錦堂話沒說完,白玉堂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雙胞胎的歡呼聲,“呀呼!好久沒搞慶典了!”

      &&&&“等一下!”

      &&&&在白玉堂準備掛電話之前,展昭沖了過來,“大哥!”

      &&&&白錦堂那頭問,“還有什么要求?”

      &&&&“有!”展昭道,“你能不能請一些壞蛋來?”

      &&&&那頭,白錦堂無語,“壞蛋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按下免提,看展昭。

      &&&&展昭道,“就是那種,曾經做過壞事但是后來逃過法律制裁的人!”

      &&&&白錦堂讓展昭逗笑了,“這個倒是也沒難度。”

      &&&&“展小貓!壞蛋有的是啊,你要多少有多少!”那頭,雙胞胎起哄,“到時候拉單子給你!”

      &&&&掛斷了電話之后,展昭又去看一旁坐著發呆的陳小飛。

      &&&&大概是受了不小的打擊,陳小飛沒精打采的。

      &&&&馬欣泡了好多杯面端進來,給眾人當早餐。

      &&&&白馳遞了一杯過去給陳小飛。

      &&&&陳小飛剛剛接到手里,那頭公孫就拿著一份報告跑了過來,“那張面具真的是完整的人體肌肉組織石化的!好神奇!”

      &&&&眾人望天。

      &&&&除了展昭和趙爵還在呼嚕嚕吃面,其他人都沒胃口了,尤其是陳小飛,一想到自己這陣子都戴著一張“臉”到處跑,他就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。

      &&&&展昭讓蔣平連接了圖書館的書庫,開始翻閱一些南美洲叢林祭祀文化的相關書籍,另一邊留這個對話框,不知道跟誰聊著什么。

      &&&&白玉堂辦公室的電話響了,他走進去接起來,似乎是在約什么人,告訴對方sci的樓層。

      &&&&蔣平掃描了那張面具,將這面具的面部特征跟網上海量的資料進行對比,邊吃著面,邊看著數據不斷地變化。

      &&&&陳小飛左右看了看,就見眾人都各有各忙,邊吃面邊查著各種資料,似乎已經是稀松平常。

      &&&&這時,電梯門打開。

      &&&&眾人都下意識地抬頭,就見一個沒見過的中年婦女從電梯里走了出來,她一手那這個包,進門之后,往sci的辦公室里張望,臉上有些焦急。

      &&&&陳小飛也回頭看了一眼,驚得蹦了起來,“媽!”

      &&&&白玉堂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,請陳小飛的媽媽進門。

      &&&&展昭也放下手里的資料站了起來。

      &&&&陳小飛壓低聲音問展昭,“你不是說了不叫家長么!”

      &&&&展昭一攤手,“是你媽自己報警說你失蹤了,然后要求電話轉接到sci,盧方才告訴她到這里能找到你!”

      &&&&陳小飛的媽媽跟著白玉堂進了辦公室,看到兒子沒事,似乎是松了口氣,隨后無奈地瞪了他一眼。

      &&&&白玉堂請她進辦公室談,展昭也走了進去,陳小飛想跟,但是他媽對他一擺手,示意——出去等著!

      &&&&陳小飛無奈,端著面站在外邊,展昭將門關上。

      &&&&趙虎湊過來,邊吃面,邊對陳小飛說,“你媽肯定知道什么!”

      &&&&馬漢也點頭。

      &&&&蔣平搖頭,“你小時候都能察覺你爸有秘密,你媽怎么可能不知道。”

      &&&&眾人正議論著,突然,就聽到白馳“啊!”了一聲。

      &&&&“怎么了?”趙禎瞌睡都醒了,從沙發上坐起來看他。

      &&&&此時,白馳手里拿著一份很破舊的報紙,激動,“找到了!”

      &&&&“找到什么?”趙虎驚訝,“面具之謎還是狩獵者的線索?”

      &&&&“不是!”白馳興奮,“之前哥叫我查的那起盜竊案!”

      &&&&眾人面面相覷——盜竊案?

      &&&&在另一邊的沙發上靠著休息的趙爵,此時微微地睜開眼,瞄了一眼這邊的情況,打了個哈欠,笑著翻了個身,繼續睡。

      &&&&門外,過道可以抽煙的那個拐角,不知何時,聚集了四個人。

      &&&&包拯、展啟天和白允文正不知道聊著什么,而在他們身后,白燁靠著窗戶,正在發呆。

      &&&&窗外,是s市漸漸蘇醒的晨景,窗戶上,有白燁的倒影。白燁微微低垂著頭,手里的煙緩慢地燃著,他靜靜地看著窗,臉上沒有表情,不知道他是在看窗外的繁華都市,還是窗戶上,不太真實的的自己。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:http://www.ajsncp.com/
     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,热久久免费视频,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: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!片源丰富,内容全面!注意自我保护,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