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bznvj"></em>

<dl id="bznvj"></dl>
<em id="bznvj"></em><rp id="bznvj"></rp>

    <sub id="bznvj"><i id="bznvj"><ol id="bznvj"></ol></i></sub><track id="bznvj"></track>

      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小說 > sci謎案集小說 > SCI謎案集第五部 > 第04章 突發事件

      第04章 突發事件

      &&&&展昭和趙爵同時看到了燈光中的一個人形……雖然只是一個身影、一個輪廓……但阿莫對他產生了與眾不同的反應。

      &&&&展昭和趙爵又看了一眼身旁的阿莫——他在發抖,在害怕和緊張。

      &&&&白玉堂回過頭,展昭對他示意——那個方向跑了。

      &&&&白玉堂望過去,就看到一個人影正走入人群。

      &&&&即便場很多人,但那個身影還是十分的與眾不同!

      &&&&白玉堂立刻走了過去,可那人走入人群之后,就不見了……

      &&&&白玉堂正想找一下……就聽到耳機里傳來展昭的聲音,“玉堂,阿莫又有反應了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不解,回頭看展昭的方向……就見阿莫望著與剛才完全相反的方向。

      &&&&白玉堂皺眉——什么情況?

      &&&&同樣在找剛才那個人的還有馬漢和趙虎,他們也聽到了耳機里展昭的聲音。

      &&&&趙虎就問,“難道有兩個人?”

      &&&&眾人順著阿莫“望”著的方向看過去,就見一輛輪椅被緩緩地推了過來。

      &&&&一個女人推著一個西裝革履的老人家出現在了眾人眼前……這時,齊樂她們的表演也結束了,狂歡夠了的嘉賓們冷靜了下來,四周圍的燈光亮起。

      &&&&眾人看清楚了那個坐在輪椅上的老者——岳海!

      &&&&這個被三次指認為殺人犯的富商,展昭他們拜托白錦堂舉辦這次宴會的目的……終于,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。

      &&&&而讓眾人意想不到的是,阿莫對岳海,產生了比剛才那個神秘人影,更加激烈的“反應”。

      &&&&阿莫似乎是想躲起來,看得出來他非常的緊張,比剛才要緊張得多的多。

      &&&&展昭看看趙爵。

      &&&&趙爵輕輕地摸了摸下巴,似乎是在想著什么。

      &&&&“那個醫生呢?”趙爵突然問展昭。

      &&&&“你說哪個醫生?”

      &&&&“錦堂家的那個法醫。”趙爵說著,耳機里傳來了馬欣的聲音,“和白大哥在三樓呢。”

      &&&&“讓他來看看……岳海是不是整容了?”趙爵說。

      &&&&馬欣趕緊鉆進電梯興匆匆上樓,準備名正言順闖進白錦堂和公孫的房間,不知道有沒有意外驚喜。

      &&&&趙虎有些不解,“整容?是這人不是岳海還是岳海整容了?”

      &&&&白玉堂無奈按著耳機提醒,“你們不要一起看!”

      &&&&眾人趕忙都回頭。

      &&&&展昭覺得趙虎問的是個好問題。

      &&&&這時,大門打開,白錦堂來了,還帶著公孫。

      &&&&馬欣蔫頭耷腦跟在后面,本來以為可以沖進房間撞破那什么情,結果剛跑到門口正好兩人出來,什么都沒看見。

      &&&&公孫跟著白錦堂接待來賓。

      &&&&白錦堂特意走到岳海面前跟他寒暄了幾句。

      &&&&公孫就跟在一旁,仔細看著岳海的臉。

      &&&&岳海是由他女兒推著輪椅來的,女兒挺漂亮,據說也很能干。

      &&&&等岳海和白錦堂聊完了離開,白玉堂到了公孫身旁,問,“怎么樣?”

      &&&&“假臉!”公孫十分肯定地說。

      &&&&“假扮的?”展昭和白玉堂幾乎是一起問。

      &&&&“人臉面具之類的?”小白馳也激動了。

      &&&&公孫搖頭,“又不是拍電影,只知道他的臉應該是大整過。”

      &&&&“反正阿莫也不看臉。”白玉堂道,“這么說他不瘸?”

      &&&&“想法子試試看。”趙虎和馬漢就想去試一下岳海。

      &&&&眾人正想辦法……突然,白玉堂的電話響了。

      &&&&白玉堂拿出來看了一眼,發現是包拯打來的,有些奇怪這個時候包拯為什么會打來。

      &&&&邊觀察著坐在輪椅上一路跟人打招呼閑聊的岳海,白玉堂邊接通了電話,“包局……”

      &&&&電話那頭,包拯來了一句,“你和展昭在哪兒呢?”

      &&&&“在大哥的酒店執行任務啊。”白玉堂回答。

      &&&&“你倆出來!”包拯道。

      &&&&“現在?!”白玉堂著急。

      &&&&展昭已經到了他身邊,耳朵貼著手機聽,邊問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    &&&&“你那邊任務取消……”

      &&&&“不是吧!”

      &&&&包拯話沒說完,展昭蹦了起來。

      &&&&“我這邊緊急情況你們給我出來!”包拯那邊聽著挺著急。

      &&&&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。

      &&&&sci其他人都不太清楚現在是什么狀況,看著白玉堂。

      &&&&那幾個殺手也似乎察覺到這里有點問題,都望過來。

      &&&&趙爵架起腿,靠著阿莫身邊的沙發扶手,觀察輪椅上的岳海,微微地瞇著眼睛,嘴角一點點地勾起,帶出一絲絲的笑容來。展昭他們是太過專注于包拯的電話,因此沒注意到趙爵的表情變化。

      &&&&“你給我把人都帶到x大學這邊來!”包拯道,“五分鐘之內到!”

      &&&&“所有人?”白玉堂驚訝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    &&&&“自己看新聞!”包拯說著,咔噠一聲掛掉了電話。

      &&&&展昭急忙摸手機看新聞。

      &&&&白玉堂意識到可能是出了什么事,酒對趙虎和馬漢一招手。

      &&&&“頭兒,什么情況?”趙虎跑過來。

      &&&&“帶上阿莫,所有人中止任務去x大學!”白玉堂邊說邊往外走。

      &&&&sci其他人去開車,展昭回去拽起了阿莫,趙爵好奇地跟了出去。

      &&&&身后白燁也跟了出來。

      &&&&那幾個殺手面面相覷。

      &&&&問尤金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    &&&&尤金此時正低頭看手機,戴著耳機,見問,就把一只耳機遞給了他。

      &&&&接過耳機戴上,低頭看尤金的手機,就見是突發新聞的直播節目……x大學發生了嚴重的暴力事件,學校的心理系教師徐銘持槍殺了三個心理系的學生,現在正劫持一個女學生站在x大學圖書館的頂層。徐銘看起來情緒激動,那女生胳膊上不知道是不是中了一槍,血染紅了幾乎半身,臉色蒼白看樣子快不行了。

      &&&&和尤金看完視頻,對視了一眼——為什么發生在這個時候?

      &&&&……

      &&&&而這時,正看視頻的,還有坐在白玉堂車上的展昭。

      &&&&白玉堂的車子已經快到x大學門口了。

      &&&&展昭拿著手機一遍又一遍地反復放著那一段視頻。

      &&&&展昭身后,阿莫和趙爵一起坐在那里,趙爵也饒有興致地扒著椅背看展昭手里的手機屏幕。

      &&&&白玉堂問展昭,“你認識那個老師么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,“嗯,不止徐銘認識,那個女生我也認識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有些驚訝。

      &&&&“她叫管薇薇,我在x大教書那會兒她正好大一,成績相當好人也聰明,現在應該是在念碩士,徐銘可能是她的導師。”展昭查看之前媒體報道的另外三個被害學生,皺眉,“都是我以前教過的學生。”

      &&&&趙爵關注的重點還挺偏,問展昭,“你學生比你年紀大啊。”

      &&&&展昭定格住了一個畫面,將手機遞給趙爵。

      &&&&趙爵拿過來看了一眼,微微地偏過頭,“嗯……有意思。”

      &&&&“什么意思?”白玉堂將車子開進了警戒線攔出來的通道,直接開到了包拯的面前。

      &&&&包拯此時就站在一輛指揮車旁邊,身邊是特警隊長。

      &&&&白玉堂下車。

      &&&&包拯正站在指揮車旁邊揉眉頭。

      &&&&趙爵也想下車,白玉堂示意他留在車里看著阿莫。

      &&&&白燁的車也來了。

      &&&&白玉堂讓他站在車邊,這里的事情跟他倆沒關系,他倆負責保護好阿莫,以免有人趁機搗亂……稍微動腦子想一想,怎么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出這種事情,很有可能不是突發事件。

      &&&&展昭已經到了包拯身邊,問,“怎么回事”

      &&&&“有個幸存者。”包拯對旁邊一招手。

      &&&&盧方就帶著一個女學生走了過來。

      &&&&那女生身材瘦小,白凈斯文,戴著一副無框眼鏡,雙眼紅腫,臉上還有擦傷。

      &&&&看到展昭,那女生就喊,“展博士!”

      &&&&展昭認識她,她也是自己以前教書時候的心理系學生,叫張悅,和被劫持的管薇薇是好朋友,成績都非常好。

      &&&&“怎么回事?”展昭問她。

      &&&&張悅說,她們這幾天正在準備論文,五個人在圖書館上晚自習,突然徐銘跑了進來,問她們是不是在他咖啡里下毒了。

      &&&&展昭微微皺眉。

      &&&&白玉堂和sci其他人也覺得莫名其妙。

      &&&&張悅說著就哭了起來,說她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只知道徐銘雙目通紅,滿臉的汗而且臉色蒼白嘴唇青紫,看著倒還真有些像中毒了。

      &&&&她們說沒有見過他的咖啡,但徐銘卻逼她們把解藥交出來,雙方爭執了起來……就在這時,徐銘突然抽出一把槍來。

      &&&&直到他開槍,她們才明白發生了什么……圖書管還有其他上晚自習的學生,大家都嚇壞了,尖叫著跑了出來。

      &&&&徐銘打死了跟張悅她們一起的三個學生,張悅靠走道近,就跟著其他學生一起逃了出來,管薇薇跑的慢了點,被抓住了。

      &&&&之后的情況,根據警方調取監控——徐銘挾持管薇薇進了電梯,直上圖書館的頂樓,現在他就在頂層的露臺上。管薇薇的左臂動脈可能傷了,出血量很大,這樣子堅持不了多久。

      &&&&特警隊長說,“情況有點麻煩……學校附近沒有高層建筑,圖書館頂層已經是最高層了,沒法安排狙擊手。

      &&&&眾人下意識地往四外望了望——的確,x大學的這個校區本來就地處城郊,四周沒有高過圖書館的建筑。

      &&&&“直升機呢?”白玉堂問。

      &&&&“會刺激他的。”展昭搖頭,“得想個辦法,有聯系他的方法么?”

      &&&&包拯對一旁滿頭大汗的校長招了招手。

      &&&&x大學的校長展昭自然也認識。

      &&&&“小展啊……”校長哭喪著臉,拿著個手機,“可以打電話給他試試。”

      &&&&展昭拿過電話,交給白玉堂。

      &&&&白玉堂問,“我跟他聯系?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,“嗯,盡量拖時間,就說我還沒到,跟他協商一下能不能讓醫務人員上去給女生處理一下傷口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按下通話鍵。

      &&&&沒一會兒,手機接通了,傳來的徐銘的聲音,有一點顫抖。

      &&&&白玉堂按照展昭的話跟他說了。

      &&&&徐銘情緒接近崩潰,“來不及了!來不及了!讓展昭馬上過來……”

      &&&&眾人通過免提聽著徐銘的聲音。

      &&&&包拯皺眉,“他是不是精神有問題?”

      &&&&展昭跟其他人一樣,穿上了警用防彈背心,對白玉堂道,“跟他說,我已經坐直升機趕來了,讓他冷靜一點我馬上到。”

      &&&&白玉堂點頭又,打電話給徐銘,徐銘同意了,在電話里不斷地重復著,讓展昭趕緊來。

      &&&&一旁特警隊長和包拯對視了一眼——展昭兩個電話,讓直升機順理成章地可以靠近大樓了。

      &&&&馬漢拿出了自己的裝備,白玉堂讓他躲在直升飛機的機艙里掩護展昭,其他人跟著自己從電梯上去。

      &&&&警方的直升飛機很快升空,包拯坐在副駕駛座上,展昭坐在艙門口,馬漢拿著狙擊□□坐在艙尾,看著外邊的情況。

      &&&&很快,直升機徐徐降落在了圖書館大樓頂層的小型停機坪上。

      &&&&另一邊,白玉堂他們的電梯停在了頂樓的下一層,眾人拿著槍,輕手輕腳爬樓梯上了頂層,悄悄靠近通往露臺的鐵門。

      &&&&那扇鐵門沒有鎖上,虛掩著。

      &&&&洛天伸手輕輕地打開了鐵門,白玉堂走出去,躲到了一根立柱后邊,對身后眾人指了指右側,示意——從右邊過來。

      &&&&趙虎等陸續出去,躲在了幾個變電器的后邊。

      &&&&白玉堂探頭看了一眼立柱后邊的平臺。

      &&&&就見此時,徐銘正挾持著那女生躲在一個有立柱阻擋的角落里。別說,他躲的還挺好的,就算附近有狙擊位,這個位置也很難打中。

      &&&&展昭開機艙門之前,對馬漢說,“我想跟他談談。”

      &&&&馬漢點頭表示明白,他斜靠在直升機尾部的一張椅子上,單腳屈膝踩著窗戶,□□托在膝蓋上,瞄準徐銘正躲藏的那根立柱。

      &&&&展昭開艙門,下了飛機。

      &&&&“徐銘!”展昭往前走幾步,喊了一聲。

      &&&&直升機的機翼已經停止了轉動,整個頂樓安靜下來。

      &&&&包拯緊張地坐在副駕駛位,看著艙外展昭一步一步走向徐銘躲藏的地方。

      &&&&徐銘探出了一點點頭……

      &&&&其實就在他探頭的那一剎那,馬漢就可以點射了他,但是展昭說過,他想跟他談談,因此馬漢沒扣扳機,繼續等著。

      &&&&展昭問,“你還好么?”

      &&&&“他們給我下毒!”徐銘情緒激動,說話帶著哭腔,“我活不了多久了!我要解藥!”

      &&&&展昭點頭,“誰給你下毒?”

      &&&&“那些學生!”徐銘嘶吼,“我臉上已經開始長水泡了!那群該死的學生!”

      &&&&展昭皺眉,臉上長泡?

      &&&&飛機上馬漢疑惑——剛才徐銘探頭那一瞬間,沒看見他臉上有泡啊!

      &&&&另一邊埋伏的白玉堂也看了一眼……雖然離得有些遠而且天黑,但徐銘臉上的確沒有他說的泡……

      &&&&趙虎看了看洛天。

      &&&&洛天搖搖頭,他也沒看見。

      &&&&“那些學生為什么給你下毒?”展昭問。

      &&&&“因為我是遺傳者!我是遺傳者……”徐銘自言自語一樣念叨著,“他們要殺了我,要殺了我……”

      &&&&展昭聽到了“遺傳者”三個字,微微地一愣——趙爵看到阿莫的時候,也說了“遺傳者”三個字! 在 線閱DU網:http://www.ajsncp.com/
     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,热久久免费视频,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: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!片源丰富,内容全面!注意自我保护,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!